• 资讯
  • News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IndustryNews
  • 想象一个人工智能无处不在的世界

    行业资讯 | 时间: 2020-12-29 | 51CTO.com | 编译:阿芬|浏览量:1121

      想象一下,一个以你为模板、训练有素的机器人学会了思考、反应和行动。假如它要在你的生活(家庭或职场中)中扮演一个角色,面对道德困境,你相信它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吗?

      让更多人思考AI会如何影响未来生活
     
      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,因为人工智能正日益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从帮助我们在城市街道上导航,到选择我们可能喜欢的电影或歌曲——在这个人际疏离的社会,这些服务的使用频率更高、范围更广。
     
      但目前围绕人工智能的讨论主要集中在技术领域,集中在技术进步的制约因素或使用中的伦理争议上——比如自动驾驶汽车。哈佛大学metaLAB实验室的萨拉·纽曼(Sarah Newman)和他的同事认为,是时候让每个人都参与到这场变革中了,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2017年创建了”AI+ART”项目,为的就是让更多人来谈论和思考AI会如何影响我们未来的生活。
     
      纽曼是哈佛metaLAB实验室艺术和教育部的负责人,也是伯克曼克莱恩中心(Berkman Klein Center)互联网与社会部的研究员,同时还是“AI+ART”项目的领导者。她开发了“道德迷宫( the Moral Labyrinth)”。这座迷宫适宜步行,其路径是由问题定义的——比如我们是否真的是机器人行为的最佳样板——旨在引发人们的思考以应对日益成长的强大技术。
     
      纽曼说:“我们处在一个提问至关重要的时代。”她提出:“我认为,在技术性和精英主义相关的话题上,人们会很高兴能接触到来自人文和艺术领域的立场和观点。”
     
      人工智能的发展路径不同于之前的技术浪潮
     
      MetaLAB是伯克曼克莱恩中心的一部分,其人工智能方面的工作是和该中心的“AI伦理和治理倡议”一起发展的。这一倡议于2017年启动,旨在审视目前社会上正在广泛采用的AI自治制度。
     
      伯克曼克莱恩中心主任、哈佛法学院乔治·贝米斯国际法教授乔纳森·齐特兰(Jonathan Zittrain)表示,重要的是,我们要认真思考人工智能的应用是否是一件好事,以及用在哪里可能是一件好事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如何更好地推进下去。
     
      齐特兰说,与此前的技术浪潮不同,人工智能将决策的决定权从人类转移到了机器和它们的程序员手中。而且,互联网等技术基本上是由政府和学术界在公开环境下开发推进的,但人工智能的前沿主要是由私营企业主导,技术如何运作被视为商业机密。
     
      齐特兰表示,了解人工智能在社会中的地位及其对我们所有人生活的影响——更不用说是否以及应该如何监管——需要来自社会各个领域的投入。“这几乎是一个社会文化问题,我们必须认识到,涉及到这些问题,每个人都有责任全面思考。”
     
      在过去的三年里,metaLAB的学者和艺术家一直在鼓励这种想法。他们以人工智能为主题创作了18个不同的艺术装置,迄今已在12个国家展出了55次,并为20多篇文章提供了灵感。此外,项目艺术家已经举办了超过60场公开讲座,开发并举办了12场研讨会和课程,包括为伯克曼克莱恩的大会研究金举办的头脑风暴会议,以及由metaLAB实验室主任杰弗里·施纳普(Jeffrey Schnapp)主导,为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和艺术与科学学院设置的课程。
     
      疫情期间的全新思考
     
      然而COVID-19的爆发打乱了原计划在春季和夏季安装的艺术装置,这种中断迫使相关人员重新思考他们的计划、实施方法,甚至于隐藏于他们的艺术作品、工坊和交互设计背后的理念。在疫情之前,大多数展品都被设计为参观者通过亲身体验,在和人工智能的互动中生发思考。
     
      纽曼表示,自从疫情爆发后,活动被迫在线上进行,这反而扩大了项目的影响范围,让远距离的观众也能接触到它,而且除了身临其境外,大家发现还有更多的方式来体验艺术。无论是虚拟的还是面对面的形式,参与全社会范围的对话都是有价值的。与传统的科技活动相比,这期间的探索诞生了多样的方法,带来了不同的观众,这就有助于触及不同的情感和见解。
     
      自疫情以来,纽曼开发的“道德迷宫”经历了演变。她曾计划举办一个春季研讨会,为迷宫提出新的问题,但疫情迫使研讨会在网上进行。与会者来自全球各地,围绕公共卫生和社会正义等热点问题进行自由的讨论。“能有如此广泛的参与是不可思议的,这种方式更好。”纽曼说。与此同时,这种转变迫使艺术本身也发生了变化。最初的“迷宫”是一个在实体画廊设置的可行走迷宫,而新构思中的迷宫将是3D、虚拟和在线的。一旦完成,就可以把它作为模板打印出来,在世界各地作为公共艺术使用。
     
      纽曼认为:“我想,‘我不能制作一件能让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体验的东西,所以为什么不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,创造出能够走向世界的艺术呢?’期待更多迷宫的诞生。”

      形形色色的艺术装置
     
      在“AI+Art”项目中,有一个由乔尼·孙(Jonny Sun)和汉娜·戴维斯(Hannah Davis)开发的“笑室(The laugh Room)”装置。这个装置被布置得像一出电视情景喜剧,里面藏了一个可以窃听的人工智能。每当房间里有人交谈且说出它的算法认为滑稽可笑的事情时,它就会发出笑声。观众中有人觉得有趣,也有人觉得毛骨悚然。
     
      metaLAB的数据可视化设计师金·阿尔布雷希特(Kim Albrecht)创作了一些装置,突出了机器和人类感知世界的方式之间的鲜明差异。其中一个被称为“人造感官(Artificial Senses)”,用以显示常见设备中传感器里的数据,比如智能手机、笔记本电脑,摄像头、麦克风、地理定位器、加速度计、指南针触摸屏等等。总体来说,得到的可视化结果均是线性的、彩色的或多重阴影的,与我们使用地图、听音频或点开应用程序时看到的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。阿尔布雷希特说:“虽然我们的大脑经常被比喻成是‘计算机’,但机器对周围环境的感知确实与人类天差地别,因为这些感知完全是由数据驱动的。”
     
      2019年9月,东北大学(Northeastern University)法学院展出了一个名为“秘密的未来”(The Future of Secrets)的装置。由纽曼(Newman),杰西卡·尤尔科夫斯基(Jessica Yurkofsky) 和瑞秋·卡尔玛(Rachel Kalmar)开发的“秘密的未来”向来访者展示的是一台放置于基座上的笔记本电脑——问他们:“你有秘密吗?请在这里输入。”
     
      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不远处的打印机就会启动,打印出先前某个访客的秘密供他们阅读。纽曼表示:“当他们得知别人的秘密时,他们似乎会有一定程度的惊讶。然后他们会想,‘哦,我能拿回我的秘密吗?’但仔细想一下,这种情形与我们一直以来如何使用科技何其相似。我们对个人数据并没有绝对占有权,我们也不能控制。我们用这些私人信息进行交易,包括我们的财务状况、银行对账单,甚至爱情生活等所有一切。”
     
      纽曼认为有关人工智能的讨论是必要的,但她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杞人忧天者。她说,我们现在看到的最令人不安的事情是,社会和历史偏见如何在机器学习模型中复制。这些技术的开发过程存在着额外的风险,就像我们如今司空见惯的“电”在最初也是不受管制、极其危险的,直到有人意识到不能把裸露的电线到处串起来。“人工智能将影响每一个人,”纽曼说,“让不同的人参与到对话中来很重要。我认为没有历史学家、哲学家、伦理学家和艺术家参与这场讨论将是危险的。”    Noe编译

    声明: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  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(www.bt24hs.com)联系,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    电话:021-39553798-8007

    相关阅读:

    热门资讯

    • 【报名开启】第六届恰佩克奖颁奖典礼将...
    • 初评入围名单揭晓,超170家企业入围第六...
    • 后疫情时代,汽车行业需求将回暖,机器...
    • 工业机器人同质化严重,高喊创新却困于...
    • 碧桂园试水机器人餐厅,是大获全胜还是...
    • 不解决这些问题,我国机器人市场春天永...
    • 工业上机器换人带来的失业问题如何看待...
    • 政策助推下,国际科技巨头纷纷下注中国...
    • 地摊经济火了!机器人也“摊”上事儿了
    • 哈工大百年校庆与机器人的一百年
    ?